丁丁出柜风波:隐藏在天线宝宝背后的毁童年秘闻

2019-03-19 08:33

  近日,英国利物浦传来噩耗:《天线宝宝》里的丁丁扮演者西蒙·巴恩斯被发现横卧街头,因体温过低而死,终年52岁,警方尚未披露死亡细节。

  西蒙·巴恩斯,在高达3米的紫色套装里,为全世界的孩子带来无尽快乐。这位昔日芭蕾舞演员,曾得意地将《天线宝宝》夸赞为“电视台的披头士乐队”,也曾由于丁丁的出柜质疑成为风口浪尖的舆论焦点。

  1996年BBC签约制作的《天线岁儿童的低幼节目,剧中主角是丁丁(紫色)、迪西(绿色)、拉拉(黄色)、小波(红色)四位天线宝宝,他们在神奇岛欢乐地玩耍,无忧无虑地彼此学习,是数亿儿童成长的伙伴。1997年巴恩斯取代表演功力不足的戴夫·汤普森,成为丁丁的扮演者,令这档节目更上一层楼。

  甫一问世,《天线宝宝》就成了一部大获成功的印钞机:二十年前,一档低幼节目每集有200万人收看,赚得800万美元,主题图书成为学龄前儿童的最爱,甚至片头曲Teletubbies say Eh-Oh都卖出了百万张,在英国单曲榜登顶32周,堪称一大奇迹。《天线宝宝》迅速抢占全球市场,被翻译成了45种不同的语言,共在120个国家地区播出,真正风靡全球。

  剧红是非多,正当《天线宝宝》如日中天之际,巴恩斯扮演的丁丁突然遭遇了出柜风波,被怀疑有同性恋倾向,批评集中在三个争议点:红色的钱包、倒三角天线、紫色着装。受到最多批评的是丁丁挎着的红包,这个魔法袋在视觉上确实很突兀,难免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倒三角则要追溯到纳粹时代,在集中营里犯人们要佩戴一个倒三角标识:普通犯人佩戴绿色,政治犯佩戴红色,犹太人佩戴叠成大卫星的黄色,男同性恋佩戴粉色,女同性恋、妓女、没有生育愿望的妇女佩戴黑色,最受歧视的犹太男同性恋佩戴黄色大卫星加粉色倒三角。战后的同性恋平权运动之际,粉色倒三角就成了同性恋群体骄傲、坚强、屹立不倒的精神象征,为保守派所不容。

  紫色象征同性恋,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,人们一般认为粉色象征女孩、蓝色象征男孩,两者混合而成的紫色就被视为同性恋的颜色。时至今日,世界各地同性恋游行里,组织者还经常呼吁游行群体“穿上紫色”。

  率先发难的是苏塞克斯大学讲师安迪·莫德赫斯特,他批评丁丁是“蹒跚学步的幼儿眼前的第一个同性恋角色”,他用的是queer(酷儿)一词,尚且比较含糊。随后《卫报》将丁丁描述为“以娘炮下流姿势公然蹦来跳去的同性恋形象”,此时的用词已经升级为粗俗的英国俚语campy,自此批评声如洪水般涌来。

  不久,丁丁争议的主战场从英国转移到大洋彼岸的美国。媒体调侃道:“丁丁的风头,快要压过了公开出柜的艾伦·德詹尼丝(Ellen Degeneres,著名的《艾伦秀》女主持,1997年承认与女星安·海契的情侣关系)。”一家同性恋杂志则揶揄道:“丁丁意外成为招牌男同,那些抵制迪士尼的老古董,看到他怕是要七窍生烟。”

  影响最大的,莫过于天主教保守派的意见领袖杰里·法维尔,他义正言辞地讨伐道:“丁丁全身紫色,那是同性恋自豪的颜色;他头戴倒三角天线,那是同性恋自豪的标志;他挎着红包招摇过市作为基督徒,我认为丁丁身上的同性恋做派正在毁掉孩子的精神世界。”

  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美国媒体顺水推舟,索性邀请法维尔与《天线宝宝》制作人肯恩·韦塞尔曼登上NBC今日秀,当面演一场唇枪舌战。直播间里,法维尔的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,说道:“让小男孩挎着包女里女气地跑来跑去,让人们觉得男性的肌肉与女性的淑德已然落伍而同性恋正当其道,这是基督徒不能接受的。”制作人韦塞尔曼则反唇相讥:“我们讨论的是面向1-4岁孩童的节目,我们即便掺杂了同性恋内容,他们也不会觉察,但为防万一我们没有这么做。丁丁只是一个挎着魔法包的可爱机器宝贝。”

  今日秀制作人日后对“丁丁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”的选题颇为得意,坦承道:“丁丁成了全球第二的焦点,原以为只有莫妮卡·莱温斯基(克林顿拉链门女主角)和她的蓝裙子才会得到如此关注。”随着争议在美国发酵,丁丁的性取向甚至上升为政治事件,面对宗教团体咄咄逼人的质问,人士怒斥批评者:“对幼儿节目接连不断的攻讦简直是阴阳怪气不可理喻”

  令保守人士尴尬的是,他们的激烈批评反而刺激了天线宝宝在美国的商业成功。为了表示对丁丁的支持,许多城市的同性恋团体纷纷解囊,将紫色的丁丁玩偶视为身份标识。而此前不甚关注《天线宝宝》的围观群众,也在丁丁的频频刷屏中发现了它的迷人之处,天线宝宝周边在美国大卖,热度几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期望。

  历经非议热度不减,天线宝宝似乎闯过了最难的一关,但风波没那么容易平息。2001年,来自哈佛医学院的苏珊·林再度提出质疑,幸而这次终于避开了性取向的话题,转向了教育意义,她诘问道:“没有研究证实,这一节目能帮助婴儿学习说话,没有线索表明它能辅助一岁的幼儿知觉动作发展,没有数据证明儿童需要学习与科技相处。事实上,没有证据说明,《天线宝宝》有任何教育意义。”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2007年《天线宝宝》在波兰掀起了波澜。不难理解,作为一个老牌天主教国家,对卷入性取向流言的丁丁自然不会很宽容。波兰儿童事务调查官艾娃·索文斯卡质疑道:“我注意到丁丁挎着女士钱包,却没认出他是一个男孩,起初我觉得红包很累赘,不成想这是一个同性恋标识。”索文斯卡向波兰顶尖的儿童心理学家发出号召,请他们判断《天线宝宝》是否适合幼儿观看。

  这一事件,距离丁丁最初被怀疑是同性恋已经整整十年。时过境迁,《天线宝宝》依然火遍全球,舆论也悄然调转了风向。索文斯卡的言论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攻击,重压之下,她不得不站出来澄清:“《天线宝宝》系列节目对幼儿没有消极影响,红色钱包以及其他角色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梦幻世界。”尽管如此,由于令波兰官方陷入尴尬境地,艾娃·索文斯卡还是被迫在数月后离职。不过,波兰并非唯一对丁丁有敌意的国家,鉴于二十年前的风波,《天线宝宝》在哈萨克斯坦依然遭到禁播。

  然而,近年来被卷入性取向质疑的虚构形象层出不穷,丁丁远非唯一的受害者。兔八哥、邓布利多校长、蝙蝠侠、海绵宝宝、麻辣女孩、蓝精灵、绿巨人这一串耳熟能详的名字,都先后卷入同性恋或双性恋的争议。看着他们长大的孩子们难免惊呼:成年人的世界太可怕了!甚至《天线宝宝》的其他角色,也都被解读为别有深意的人设:迪西面庞黝黑,喜欢离群索居,被认为象征着遭遇种族隔离的黑人;拉拉热情似火,喜欢缠着小波,被认为象征女同性恋;小波身材最瘦小,酷爱哼着粤语风格的曲子,被认为象征着亚裔。在儿童剧里发现这般苦大仇深的政治线索,不是过度解读,就是阴谋论。

  当年,丁丁深陷流言蜚语之时,西蒙·巴恩斯轻描淡写地回应媒体:“人们问我,丁丁是不是同性恋?但是他的角色设定只有三岁,这个问题相当之蠢。”如今,斯人已逝,不妨让长眠者得偿所愿,将一方单纯的天地留给孩子们。